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、花開花落。

我坐在河岸邊,腳輕輕地晃動著,偶爾掠過河面,水面上產生了一圈圈的波紋。

「嗨,妳在這裡坐多久了?」一個外表大約十五歲左右的少女在我身旁坐下,微笑地看著我。

真可憐。我望向她一眼,這是我腦中第一個冒出的想法,不過我好像也沒這個資格說就是了。

「我不記得了,這裡沒有所謂的時間觀念。」我頓了頓,接著說:「我以前還會數著這花開了幾次,但卻發現沒有意義。我只知道距離上次有人來與我說話,花已開過了十五次。」我隨手指了指開滿遍地的彼岸花。

「既然如此,為何不過橋呢?」少女往河岸邊的橋望過去,「過了橋之後,就不用一直待在這裡了對吧。」

「妳說的沒錯,但是我在找人,所以沒打算離開。」

「找人?這裡找的到嗎?不應該是到彼岸去尋找嗎?」少女這次語帶質疑,讓我不禁朝她望去。

「我不知道,但在沒找到對方之前,我沒打算過橋。」我正視著少女的雙眼,而她的眼神充滿否定,卻是沒有開口說出。


沉默在我們之間擴散著,我轉回我的視線繼續看著綻放在水面與岸邊那紅色的鮮花,她則是望向那一個接著一個喝下湯走過橋的人。

「我也在找人,不過我更傾向於到彼岸找,而不是在這裡乾等。」不知道過了多久,少女開口了,我保持沉默著,等她繼續說。

「要過那座橋,就得喝下孟婆湯,喝下後將會忘記一切,重新開始新的一輪。」少女略為呆滯地說,不知道眼中看向的是什麼樣的過去。

「我知道我要找人,卻知道我會忘記我要找的人是誰;但只知道我一定要找到她,所以不管重新開始幾輪,我都得前進。」她的語氣由一開始的空洞慢慢轉為堅定。

「會找到的。」聽到她說話語氣的轉變,我朝她露出了自從她來跟我搭話的第一個笑容,由衷的祝福她。

「謝謝。」她回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,然後站起身來,「也希望妳能夠找到妳想找的人。」

我點點頭,目送她的背影離開。

 

 

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、花開花落。

而我依舊坐在這裡找人,也或許是在等人來找我才對。

距離上一次有人來找我說話已開了四十三次的花。

「午安。」一位中年男子朝我走來,向我打了聲招呼。

「午安。」對方似乎沒打算坐下來,於是我準備要站起身,不過他伸手制止了。

「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好像應該來跟妳說說話,所以我就過來了,希望不會打擾到妳。」

「不會。」我搖了搖頭,表示無所謂。

「妳一直都坐在這裡嗎?」他推了推眼鏡,問。

「嗯。」我點點頭,望向他。

「這樣不會很無聊?」他也看向我,像是想從我的眼神中找出什麼一樣。

「有時候會。」我沒有否認,並好奇著他想說什麼。

「既然如此,要不要跟我一起離開?」他朝我伸出手來。

我錯愕地瞪大了雙眼。從我待在這裡開始,來來去去有不下十個人來跟我說話,卻從來沒有一位對我說要帶著我一起離開。

 

恍惚之間,我似乎再度聽見很久很久、倒在血泊中的她所對我說的話。

對不起……不管經過多久,我一定會回來找妳的,所以等我,等我帶妳一起離開……­

吶,「妳」終於來帶我離開了嗎?每一世每一世的「妳」,都會來到這裡跟我說說話,然後頭也不回的過了橋,這次,我終於等到了嗎?

 

我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,眼淚不住的從臉龐滑落。

「沒事的,有我陪著妳呢。」他牽著我的手走到橋邊,伸手替我抹去淚痕一邊說著。

「嗯,我只是有點高興而已,終於有人來帶我離開。」我朝他露出了笑容接過了他遞過來的孟婆湯。

我回頭望了一眼不知待了幾百年的這個地方,輕聲向它說聲謝謝,接著我與他一起飲下那一碗湯。

 

來世再見。

 

 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我是分隔線~

安安這裡羽嵐,不要問我這篇在寫啥我也不知道(   艸)
就心血來潮這篇就出來了,應該是不會有前篇也不會有後續的XD
感謝願意點開這篇文來看的你(鞠躬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阡陌花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