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遠處,似乎有個人坐在角落哭泣。

我緩慢的走近了幾步,直到看清楚對方是誰之後才停下來我的步伐。

還有一段距離,但這是極限了。

一條無形的線束縛住我,並且有個低低的聲音不斷的在腦海中告訴我,不能在過去了。

這就是、我跟那個人最近的距離了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我的朋友走到我身邊,問著。但似乎不需要我回答,對方已從我的視線方向看到了答案。

「不過去安慰他?」朋友低聲地問著,耐心地等著我的答案。

頓了幾秒,我緩慢的搖了搖頭,視線往另一個方向看過去。

是那個人最要好的朋友,似乎終於找到了那個人,微微喘著氣、小跑步的移動過去,接著將那個人摟在懷中抱住,軟軟但模糊不清的聲音傳來,夾帶著些許破碎的安慰話語。

身邊的朋友拍了拍我的肩,沒有再多說些什麼。

 

一直都知道,我們只是擦肩而過的交情,偶爾說說話、聊聊天,就能讓我感到很開心。

但當那個人難過的時候,身邊永遠都不會是我。

那個人身邊有最要好的朋友去安慰他、去陪伴他,所以,不是我。

我什麼忙都幫不上,只能站在一段距離外去默默地陪伴著那個人。

即便那個人不會知道,但我已滿足。

這樣就好、這樣就好。

 

*

 

時光飛逝,一轉眼三年就過了。

畢業的日子也即將來臨。

我坐在我的位置上,提起筆,一筆一筆的在信紙上寫下我想告訴那個人的話語。

將信紙折成小小的一張,我暫時的把信紙收進抽屜之中,沒有打算馬上遞給那個人。

或許等畢業的當天、或許就這樣讓信風化在抽屜之中,我不知道。

 

畢業歌聲環繞了整個校園,我緩慢的從操場往校門口走去。

身前與身後都沒有看見那個人的身影,也許是和那個人最要好的朋友一起離開去慶祝了吧。

我捏了捏手中的信,放棄似的將信塞進口袋之中。

「先走啦,記得保持聯絡喔!畢業快樂!」我的朋友習慣性地拍了拍我的肩,向我道別。

「畢業快樂。」我朝對方點點頭,拖著緩慢的步伐目送朋友離開。

 

「嘿、畢業快樂。」接近校門口正要步出校門時,我聽到了那個人的聲音,於是我往斜前方看去。

「給你,畢業禮物。」那個人原先倚在校門旁邊,發現我之後對我露出了笑容,朝我走來,遞給我了一束花、一束水仙百合。

「給我?」我面露疑惑,但還是接了下來。

「是啊。」那個人點了點頭,接著我想到了我所寫的信,連忙從口袋中拿出來,遞了過去。

「抱歉,臨時只能拿著個當回禮,畢業快樂。」那個人愣了下,露出了笑容收下了我的信。

 

『期待下次相遇。』

 

 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我是分隔線~

安安這裡羽嵐,當初在寫這篇的時候一開始是打算寫BE的
可是在寫第二段時就不知不覺變成HE了( 艸)
大概就是三更半夜想不開才跑出來這篇的XD
順便補充一下,這邊查到的水仙百合花語為喜悅、期待相逢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阡陌花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