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死亡表現注意

 

我很喜歡大自然的聲音,風聲水聲、蟲鳴鳥叫,都是我喜歡的聲音。

一開始我會去傾聽人們的聲音,但後來我漸漸不去聽了,只選擇去傾聽大自然的聲音。我知道我聽不懂大自然的聲音,但覺得這些聲音我不必去理解也沒關係。

所以每每下課時,我都會去教學大樓的天台上,聽聽大自然的聲音。

 

我就是在那裡遇見他的。

第一次見面時,我正拿著我的素描本上到天台,打算去那空無一人卻又充滿著大自然氣息的地方來完成我的作業,卻沒想到打開門時已經有個人站在我平常坐著發楞的位置。

老實說我有點驚訝,從我發現這個地方到現在已經快三年了,從來沒有人出現在這裡過,沒想到今天卻突然有個人出現在我眼前,不嚇到也很難。

 

「你好,打擾到你了嗎?」雖然說被嚇到,但先來後到的道理我還是懂得,所以我出聲開口詢問他,若是真的打擾到了,我就得換個地點來完成我的作業了。

他看了我一眼然後搖搖頭沒有開口,於是我走到他身旁不遠處坐了下來,打開我的素描本開始繼續塗著那未完成的、此處的風景圖。

我們倆就這樣安靜地做自己的事,直到下課鐘聲敲響。

別誤會我沒翹課,這節課是素描課,老師要求畫出校園的角落,所以放我們自行離開教室來完成。

我從地上起身,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塵,然後朝他點點頭後離開了天台回去教室繳交作業。

 

那時,我還以為他只是一個過客,卻沒想到,之後他對我的影響是有多麼的深。

 

*

 

再次看到他依然是相同的地點。

自從上次他在那裡出現之後,我已經做好隨時會有人出現在那邊的心理準備了,所以這次見到他,我不怎麼驚訝。

驚訝的是,他開口向我打招呼了。

「午安。」他的聲音軟軟的,隨著風帶進我的耳裡,老實說要不是他穿著男生的制服,只單單聽他的聲音我還真不敢肯定他是男是女。

「你沒帶素描本?」他偏了偏頭看向我,發現我兩手空空的之後開口詢問著。

我朝他搖搖頭。

「我平常喜歡在這裡吹吹風,上次帶素描本是因為老師的作業。」我頓了下,雖然覺得這樣問有點失禮不過我還是開口問了:「我是第一次在這裡看到你,怎麼突然來到這個地方了呢?」

「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,沒想到發呆到一半卻有人突然出現呢。聽你的說法,你很常來這邊?」他露出微微的笑容,卻也只是淡淡的笑。

「嗯,我很喜歡這裡,可以眺望著天空、觀察雲的變化,也可以俯瞰著房舍、看著人群流動,偶爾也會有些音樂聲傳來,不覺得很棒嗎?」我告訴他我喜歡這裡的理由,當然其中還包括著這裡不會有其他人來打擾這一點,只可惜這一點已被他打破了。

「是不錯,這裡高度也夠高。」他點點頭認同我說的話,雖然我不太能理解他說的高度夠高指的是什麼意思就是了,可能指的是因為太高所以很少人上來打擾吧。

沉默在我們之間擴散開來,我走到平常的位置坐了下來後也不在意,就是靜靜的吹著風,讓風帶走我們之間所謂的尷尬,能無所謂的各自為營。

 

*

 

嗚噎聲。

我預期之外的聲音從天台前面傳來,讓我不知道該不該走過去。

他坐在最靠近欄杆的地方低著頭抱著膝蓋,但依然蓋不住他的哭泣聲。

或許他知道我來了畢竟我沒有掩藏腳步聲,不過這時候也許他不希望有人來打擾,我不知道這時候過去會不會影響他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氣,我放大我的腳步聲走過去,至少腳步聲能給點他心理準備。

 

「你還好嗎?」我從口袋拿出一包衛生紙,輕輕的碰觸了他的手背,示意他接過去使用。

他沒有回答我,伸手抓住我遞過去的衛生紙,卻也只是繼續維持著他原本的動作沒有改變。

「不介意我待著吧?」

他輕微的搖搖頭沒有說話,我也就靜靜地坐在他身旁不再多說些什麼,有些事情等對方想說的時候自己會說,多問也沒用。

 

直到我覺得風吹起來有點冷的時候,他才默默的抬起頭來抽出衛生紙擦了擦他的臉。

「謝謝。」他將衛生紙還給我之後小聲的跟我道謝,聲音上還帶點哭腔。

「不會。還有一節課才放學,你要繼續在這休息嗎?」我偏頭看向他,反正都剩最後一節課了,繼續待著也無所謂吧?

「嗯。」他的聲音很輕,顯然是不太想說話。這我倒是能理解,我心情很差時我也幾乎不說話的。

於是我也不再繼續跟他說話,就這樣陪他坐著直到放學時間來臨。

 

*

 

最後一次看到他,依然是在同一個天台。

但與往常不同的是,他是站在欄杆外面的,只要在多踏出去一步就在也回不來了。

「我以為這個時間你不會上來。」他回過頭來,些微的偏了偏頭看著我。

的確,平常這時間我不會上來,不過......

「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我該上來一趟,所以我就上來了。」

我看著他,並沒有朝他走近,就只是站在原地與他對談。

「你想跳下去嗎?」

他將臉轉回去,看著整片的天空。

「我只是想得到真正的自由,我說過的,這裡很高。」

他的聲音淡淡的傳遞了過來,就好像單純的陳述一個事實,毫無任何的情感起伏包含在句子之中。

「是嗎......」這樣就是真正的自由了嗎?

我在內心問著自己,卻不打算問出口。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認知與選擇,更何況他已經跨過欄杆,不打算回頭了。

 

「......你快回去吧。」他似乎嘆了口氣,不過風把那口氣給吹散了,只要求我離開。

「不,」我搖搖頭,「請讓我送你。」

他猛的回過頭來望向我、盯著我使勁地看,讓我嚇了一跳,畢竟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激動的樣子。

接著他放鬆了他的臉部表情,露出他那很好看,卻也是淡淡的笑容。

「原來如此,你也是啊,所以你才會喜歡『這裡』。」

「......

我沒有回答他,因為我不知道他指的「也是」是指什麼。

「不過,謝謝你了,至少在最後的最後,有你的陪伴。」說罷,他放開了原本握著欄杆的手,閉上雙眼讓身體慢慢地往前傾。

一陣大風吹過使我瞇起了雙眼,從那些微的縫隙之中,我看到了他隨風而離去。

 

*

 

很早很早之前我就發現,我能聽到風帶來的聲音,吵鬧聲、歡笑聲、尖叫聲、嬉戲聲、交談聲,不同的聲音在我腦海中交錯盤旋著,有時候即便是摀住了耳朵也是沒有用的,聲音依然會灌入腦海之中。

一開始,我還會去細細聽說這些內容,但後來我發現,若學不會過濾這些聲音,最後痛苦的也會是自己而已。

於是我放棄了,放棄去傾聽這一切一切的聲音。有時候甚至連身邊真正朋友的說話聲也放棄了,因為我無法分辨哪些是風帶來的聲音,哪些是真正我該聽的聲音。

 

尖叫聲倏的傳了過來,讓我從恍神之中清醒過來。

我發現我人坐在教室內、自己的位置上,看來是恍神之間下意識地離開了天台,走回到我原本教室的座位上吧。

「剛剛有人跳樓了,你不去看看嗎?」一個比較要好的朋友朝我走來拍了一下我肩膀,手指著那站滿著人的窗戶。

我朝他比著的方向看過去,然後些微的搖搖頭。

「好吧。」他聳聳肩,隨意的坐在隔壁同學的座位上,繼續說著:「聽說是被霸凌呢,承受不住壓力所以才跳下去的。」

「......」我斜眼望了過去,也才出事多久就打聽得這麼快了?

「你這次居然有在聽啊?看來你也挺好奇的?」他看到我望過去的眼神,露出一臉驚奇的模樣望了回來,說的好像我從來不聽一樣......「咦?」

顧不得我朋友在場,我瞬間瞪大了雙眼。

「怎、怎麼了?」他看到我這麼大的反應似乎有點嚇到了,一隻手壓在我肩膀上問著。

「沒事,抱歉。」我小小聲地回答他,讓朋友繼續說下去他聽來的情報,畢竟關於他的事我也想聽得更多、了解的更多一些些。

 

*

 

至此之後,我再也聽不到風聲了,我知道,是他替我帶走了這個問題。他說的「也是」大概指的就是他也能聽到風聲吧。

不過這也只是我的猜想,畢竟我現在也沒辦法對證的了。

謝謝他替我帶走了我一直困擾的問題、謝謝他在我面前亦無故反的展翅飛翔、謝謝他願意讓我看著他離開。

與他相遇的時光雖然短暫,卻改變了我很多事,也是影響我最深遠的一個人,即便是他現在離開了,我也會將這段記憶好好的保留在心中。

只要我還活著,就能證明他曾經存在過。

 

END

 

這邊是少年的視角,謝謝黑聿犽幫我補完它嗚嗚嗚(點我)

 

 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我是分隔線~

安安這裡羽嵐,這篇是心情不好之下的產物(咦
寫的好像有點抽像有點難理解,如果真的看不懂,我、我也沒辦法( 艸)

謝謝小聿陪我聊了一整天然後寫出一篇來嗚嗚嗚我好感動TT
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/妳,願平安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阡陌花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